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29日上午消息,据《财富》杂志网站报道,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从未将自己视作一个真正的“游戏玩家”,但是年轻的时候,也确实曾经痴迷过《文明系列》游戏一阵子。他花了不少时间在游戏里开疆拓土,打造自己的文明帝国。“后来不知怎么的,我找到了所有的攻略,”纳德拉说,“再接着,游戏就没什么意思了。”

  像纳德拉和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这些硬核玩家通常把这个游戏亲切地成为“文明”。在《文明》游戏里,玩家的目标是成为所有国家都艳羡的世界强国,这就需要玩家通过军事实力、技术霸权或者纯粹的财富来实现目标。

  随着微软的Xbox主机业务逐渐受到行业新进入者的竞争挑战——比如亚马逊谷歌,对于纳德拉的电子游戏帝国而言,一场硬战看似不可避免。在最新的微软财报中,公司称Xbox的硬件收入下跌48%之多。对此,游戏分析师认为,一大原因在于六年前,公司发布了新的旗舰主机Xbox One之后,尚未推出任何新的延续产品。在电子游戏圈,六年前的游戏主机,这个概念跟2012年的《刺客信条》相差无几。

  而这一次,对纳德拉来说,没有任何攻略或能量可以挽救眼下的局面。当即将输掉的不仅是一个游戏,更是整个游戏行业时,作为一名才华横溢的战略家(作弊高手),纳德拉将会怎么办呢?

  手段高明如纳德拉,也正在试图改变规则。通过推出电子游戏留服务Project Xcloud,纳德拉表示,未来,主机不是关键。“在手机上玩游戏也好,在主机或者电脑上玩也罢,总之你得可以在这些平台上找到想玩的游戏,”他说,“不管你在哪里玩游戏,你总可以和你的好友一起玩游戏。”

  在这次《财富》杂志的采访中,纳德拉还谈到了微软的长期游戏竞争对手索尼,如何处理电子游戏沉迷,以及目前他最喜欢的Xbox游戏。

  以下为采访全文:

  《财富》:您第一次担任首席执行官时,您曾说游戏不是核心业务。现在有什么不同?

  纳德拉:我得承认,游戏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无需跟公司当时的其他业务特意划清界限,我们仍旧可以为了游戏而热爱游戏。从那时起,改变的是公司内部的连接组织,就是云架构。

  《财富》:为什么您需要一个游戏发行业务,和一个单独的可以向游戏发行商提供开发者工具和计算能力Azure业务?

  纳德拉:我想,这两个业务我们都会需要。把Azure作为游戏开发的云后端的人数正在增长——比如我们与索尼的合作关系,就是一个例子。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开始。首先,索尼推动了这一切。他们想在自己的所有合作伙伴中寻觅最可信赖的那一个。结果就是,尽管我们也是竞争对手,但我们依旧联手合作了。

  《财富》:他们信赖什么?

  纳德拉:基本上,在他们与我们合作的领域,我们的商业模式依赖于他们的成功。因此,我们竭尽所能为他们提供最好的,不管是在云端还是人工智能,以确保索尼能够凭借他们自己的IP创作获得成功。

  《财富》:索尼将使用Azure?

  纳德拉:这是合作的核心。他们还拥有游戏之外的其他资产,比如有吸引力的设备和芯片业务,放到Azure背景下的话,也会很有趣。

  总的来说,如果你观察这些业务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娱乐、游戏还是相机业务,所有这些都可以使用更多的云计算能力。但他们也可以在一些工业案例中,与微软联手走向市场,尤其是跟他们的相机业务有关的业务。

  《财富》:随着亚马逊和谷歌均涉足游戏行业,发展流媒体,硬件设备似乎正变得越来越不重要。流媒体软件平台会最终定义游戏的打开方式和内容的发行方式吗?

  纳德拉:我们的一般观点是,你必须以人为主,然后人们使用的一切东西都是相关的。所以,我不会说,“设备变得不相关”或者“软件就是一切”等等。现实不过是,我们在不同设备间来回切换。

  即使在游戏领域,我可以在手机上打开游戏;可以登录主机玩游戏;也可以在个人电脑端玩游戏——不管是哪个平台,你得找得到自己想玩的游戏。不管你在哪里玩游戏,你的好友也在游戏里。

  所以,对我来说,能够以这种拓展的方式思考市场,以及更重要的,思考在不局限于一台设备或一种“软件”输入方式的模式下的用户案例,是另一回事情。

  《财富》:随着多平台游戏的概念越来越流行,未来五年,游戏会发生怎么的变化?

  纳德拉:每个平台公司都会做出他们自己的决策。我的看法是,当人们玩游戏的平台越来越多种多样时,这正是我们扩大市场的好机会——如果你足够开放的话。但是每个玩家会有他们自己的决定。

  《财富》:总有些事情你无法控制,只能努力去适应。

  纳德拉:没错。

  《财富》:在成为微软首席执行官之前,您是怎么看待游戏业务和Xbox的?

  纳德拉:Xbox是我们公司的传统业务。这些年,我一直都很熟悉Xbox的团队。哪怕是我在管理Azure的时候,我们也会共享一些核心关系程序和安全工作。事实上,要是脱离了Xbox的安全工作,我不知道Azure Sphere(微软的安全软件,用来管理互联设备)会是怎么的情况。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如何将“硬件信任根”(一种IT安全功能)挂钩于具有可更新的安全渠道的云服务的整个概念,正是Xbox所具有的优势之一。

  《财富》:当Xbox刚刚发布时,它被描述为走向客厅的门户。但是您正在做的事情,仿佛又是另一回事。

  纳德拉:客厅不是人们玩游戏的唯一场所。客厅是人们玩游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所。我们仍旧十分热爱我们的主机,我们将推出另一款新的主机。我们也会坚持下去,因为我们相信,总有人会想要在主机上玩游戏的。

  同样,也总会有人喜欢在个人电脑上玩游戏。除了Windows操作系统之外,我们对这些人没有太多的价值主张,而且我们也已经尽我们所能服务于这类开发人员。但我们打算为PC端做更多事情。

  有了Xcloud,我们可以通过手机联系到任何人,玩大制作游戏。这更像是一种延伸,而不是说我们为客厅做的那些事情就不对,或没有意义。

  《财富》:游戏行业中少数人担忧游戏沉迷问题。您认为这会损害微软的声誉吗?

  纳德拉:当然。我的意思是,沉迷问题不仅限于游戏。当我思考互联网安全以及对适度工具的需求时,我们会让Xbox变得更加友好合理。

  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每当你拥有一个在线社区时,无论是微软内部的Yammer还是Xbox Live或其他外部的社区,他们基本上都会受某些规范或文明的约束,我们也必须这么做。

  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是,我们不能单纯地抱怨世界的样子。你必须先思考:“那些创造了这些社区的人,能不能实现这些价值?”通过这一点,我们得确保本地交互的物理特征能够体现在更广泛的社区中。

  《财富》:面对针对科技公司日益严格的审查,眼下还是微软努力成为大型消费科技公司的最佳时机吗?

  纳德拉:我们本就是一家消费科技公司。我觉得根本问题在于,你是一家消费公司还是企业公司?我们在企业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实际上,我的观点是,我们的重点是那些我们可以为他们的工作与生活带来与众不同之处的用户。

  Windows拥有数十亿用户——他们在工作中使用Windows,在家里使用Windows。这是企业、个人两用的。我的看法是,我们能否为工作和生活创造更多生产力?我们在游戏,乃至娱乐领域,还能做些什么?这就是微软一直关注的点。

  它不会带走我们在商业上的成功,但却能给予我们在所谓的消费业务上的巨大机会。

  《财富》:您自己玩游戏吗?

  纳德拉:会玩一些,但算不上热衷的游戏玩家。Xbox上有一个板球游戏(Don Bradman Cricket),我很喜欢。要我说,这个游戏真的非常好。

  《财富》:您小时候玩游戏吗?

  纳德拉:也不经常玩,但我很喜欢《文明》。

  《财富》:您最爱的一款是?

  纳德拉:有一段时间是的,但是后来不知怎么的,我找到了所有的攻略,然后游戏就没什么意思了。

  《财富》:然后你就在帝国建设中作弊了。

  纳德拉:是的。(图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