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掀失联潮:上半年失联287家 影视娱乐领域频繁“踩雷” 时代财经

今年,私募机构陷入“失联潮”。

自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2015年11月开始发布失联私募机构以来,一共有776家机构被定为“失联”,而其中今年上半年确定失联的就占到了287家。

7月23日,中基协又公布了81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中基协称无法通过登记电话、手机号码及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与这些机构取得有效联系。6月底,中基协还公布注销17家公示期满三个月未主动联系协会的失联机构私募基金管理人。

此次疑似失联的81家机构,最大的特点是影视娱乐领域频繁“踩雷”。其中还出现了《非常静距离》主持人,同时也是东方风行创始人李静的身影。此外,知名天使投资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校友也没能避免。

按规定,这81家机构在中基协公告“疑似失联”的5个工作日内仍没有联系协会的话,将被认定为“失联机构”。

广州两机构已无踪影,一家注册地竟在服装城

81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中,北上深的机构最“扎眼”,北京有22家,上海19家,深圳18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其次聚集较多的省份是浙江,有10家。此外,广东除深圳外还有3家私募机构疑似失联,其中2家在广州。

7月25日,时代财经一行尝试寻找广州这两家疑似失联机构,可无论是工商注册地址还是公开资料上的办公地址,都已再无它们的踪影。

其中一家名称为“广东恒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恒和基金)。其工商资料上显示的注册地在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171号南沙金融大厦,天眼查上显示其办公地址在广州市天河区珠江东路30号广州银行大厦,而启信宝上的地址则为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17楼。

恒建大厦是广东恒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恒健控股)的所在地。据天眼查显示,恒和基金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第一大股东为广东恒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恒信基金),持股99.2%。而恒信基金由恒健控股全资成立,再往上进行股权穿透的话,恒健控股是广东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控股的企业。恒和基金的第二大股东则是广东省中国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持股0.8%。

时代财经一行首先来到了恒建大厦17楼。此处前台背面的墙上挂着三家公司的招牌,其中就有恒和基金的大股东——恒信基金,此外还有广东恒健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广东粤澳合作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时代财经向工作人员询问这里是否有恒和基金,该工作人员一脸茫然反问:“恒和?”时代财经向其解释恒和是恒信基金旗下子公司后,该工作人员称,自己刚从下面的楼层调上来,17楼只有恒信、恒健资本和粤澳。“16楼是创投、保险等等,也没有这家公司”。

时代财经随后询问能否联系恒信基金的相关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可以帮忙去问一下,然后转身去了一侧走廊的其中一间办公室。几分钟后,这名工作人员出来告诉时代财经,“没有这家公司,恒信基金的人也不太清楚,好像以前有,现在已经没有了,可能已经注销了吧。”

时代财经继续询问能否联系恒信基金的领导,工作人员称这一层楼都没有什么领导。至于恒和基金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武玉琴,工作人员也在查询了公司人员名单后表示,这里没有这个人。

但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武玉琴曾在恒信基金和广东一创恒健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一创恒健)任职。一创恒健由第一创业(6.110, -0.05, -0.81%)证券旗下私募基金一创创新资本和恒健控股共同设立。此外,武玉琴目前还担任广东恒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董事。

从恒建大厦出来,不到10分钟的车程就可以到广州花城广场。恒和基金公开资料上的另一个地址——广州大厦,就在花城广场靠近黄埔大道的方向。时代财经在广州大厦一楼的咨询台询问9楼是否有一家名为“恒和基金”的公司,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知道这家公司,“以前在这里,但是已经搬走一年多了。”

恒和基金已从原办公地址搬走,其股东方工作人员也不清楚它的存在。时代财经一行只好再前往其工商注册地所在的南沙。

南沙区在广州的最南端,距离中心城区很远,从广州CBD珠江新城到南沙金融大厦需要近1个半小时的车程。南沙金融大厦门禁森严,外人无法上楼。听到时代财经询问16楼是否有恒信基金的问题后,大厦的工作人员很疑惑,“16楼是中铁建啊,没有什么基金公司。”在1楼的楼层索引上,时代财经也看到16楼标注为“中铁建南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考虑到恒和基金的注册地址为“1601室之J9”,时代财经询问大厦工作人员,“这里是否可以租办公桌?”该工作人员表示不可能,“我们这里最低都是500平方米起租的。”工作人员继续说道,“会不会是虚拟地址?我们这里是有基金公司,但不是你说的‘恒和’,也不在16楼。我们经常都要各层巡逻,从没有看到过这个名字。”

这名工作人员还告诉时代财经,如果有具体的人名,可以帮忙查一查,看是否在这栋楼上班。“这里面所有进出人员的名字,我们都要录入的。”但随后其在系统上并没有找到“武玉琴”这个名字。

来回奔波间,时代财经拨打了恒和基金工商注册资料上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人听到“是否恒和基金”时,略微停顿地回答道,“我们,不是。”但随即又反问“是哪里找?”时代财经追问对方是哪家公司,其表示,“我们是另一家企业,不是你看到登记的那家。”

“那您知道恒和基金吗?”

“不知道。我们是国有企业,旗下有很多公司的。”

“是恒健吗?”

“呃,对。”

“那恒和基金也是您们旗下的公司吧?”

“这个我不清楚。”

“没有其他人打过这个电话找恒和吗?这是它的工商登记电话啊。”

“没有,我也没听说过这家公司。”

一家背景深厚的公司,消失得毫无影踪。

广州的另一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更是不可思议。这家机构的名称为“广州融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融晟基金),天眼查上显示,它的工商注册地与办公地址都在同一处——三元里大道伍福服装城。是的,没有看错,就是服装城里面

站在伍福服装城门口时,时代财经一行已经知道,这家公司大概率是找不到了。服装城的1楼和2楼都是商铺,到达融晟基金注册地所在的2楼C区109号,需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过道,过道两旁都是批发牛仔裤的商铺。109号靠门一侧是玻璃,但玻璃另一边糊满了白纸。门边放着两把扫帚,门开着,在外面可以听到里面的喧闹声。

向109号走去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门口放着的一台冰柜,里面稀稀拉拉摆着一些饮料,冰柜上还有支付的二维码。到了门口,时代财经一行看见里面有大约10余名男子,分成两桌,正有说有笑地一边抽烟一边打扑克牌,室内闷热、空气不流通,所以这些男子大部分光着膀子。

时代财经询问这里是否融晟基金?里面的人哄堂大笑,“什么基金?”其中一名男子问道。之后,这名男子说,“这里怎么可能有什么公司?都是卖衣服的商铺。”融晟基金及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智的名字,这里面的人都表示从来没听过。

在这座服装城里面,时代财经发现墙上贴有“免费注册公司”的广告。按上面的电话打过去,对方称,可以免费帮注册公司,注册地也可以选择,只要地址没人注册或者注册了但有人愿意转让就行。

时代财经问,“私募机构也可以吗?”

“以前可以,但是现在监管变严了,几个月前开始就做不了,投资公司都不行。”

挂电话前,此人表示,监管变严之前自己也做过一些注册私募机构的成功案例。

融晟基金也不一定就是“僵尸”公司,据公开资料显示,其2018年3月成立过一只基金——融晟朝天一号私募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不过已提前清算。

而恒和基金旗下的新兴产业投资基金,则还在“运作中”。

影视娱乐频踩雷,还有上市公司股东

时代财经对这81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进行梳理后发现,很多机构旗下的基金都还在运作中。此外,这81家机构里面还不乏“明星”,其中至少有24家机构多少都有一些“光环”。

这24家机构,多分布在北京、深圳和浙江,大部分是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且涉及影视娱乐的机构较多。据时代财经统计,其中至少有6家机构曾涉足影视文化、娱乐领域。

一家看名字很不起眼的机构——新余高新区东辉一号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天眼查显示,其成立于2011年10月21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实缴资本3200万元。法人代表,也是控股50%的大股东居然是主持《非常静距离》的知名主持人,同时也是东方风行创始人的李静。不过,资料显示该机构旗下的基金已提前清算。

还有一家机构,出品了很多耳熟能详的电影和电视剧,包括《琅琊榜》。这家机构叫“上海懋融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懋融投资)。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懋融投资共对外投资了三家机构,分别是懋融坤正投资(长兴)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七彩鹅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七彩鹅湾)和上海寰懋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寰懋投资)。

七彩鹅湾目前的股东是懋融投资和自然人李雪雷。但据工商变更记录显示,今年6月19日,股东华谊嘉信(3.170, -0.03, -0.94%)(维权)(300071.SZ)才退出,由李雪雷接盘。据七彩鹅湾成立之初华谊嘉信的公告称,懋融投资在文化行业拥有丰富的经验,并拥有专业的制作和运营团队,在行业内拥有广泛的资源和人脉。影视方面,团队投资的公司曾经出品过《北平无战事》、《致青春》、《小时代3》、《琅琊榜》、《芈月传》等多部口碑和业绩双丰收的作品。

结果,七彩鹅湾并没有给华谊嘉信带来收益。截至今年3月底,其净利润亏损137.5万元。华谊嘉信于是决定退出,本来跟自然人张颖豪谈好以投资时的出资额原价350万元转让,结果张颖豪改了主意。最后,华谊嘉信以30万元的价格匆匆将七彩鹅湾70%的股权转给了李雪雷。

而寰懋投资的大股东,则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天神娱乐(3.030, 0.02, 0.66%)(002354.SZ),天神娱乐持有其98%的股权,懋融投资仅持股1%。

同样与这些疑似失联机构有关联的,还有长城影视(3.580, -0.02,-0.56%)。2018年7月,资金紧张的长城影视发布公告称,与中弘汇金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弘汇金)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试图引入中弘汇金对控股子公司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有限公司(下称淄博新齐)进行1.2亿元的增资。按此协议,中弘汇金通(11.160, -0.07, -0.62%)过子基金投向淄博新齐的增资资金拟分期实缴,并承诺于2018年9月30日前完成全部增资款的缴纳。增资完成后,中弘汇金将通过子基金持有淄博新齐约38.7%股权,并计划于18个月期满前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实现退出。

但公告发出后就没有了下文。天眼查显示,淄博新齐目前的股东还是长城影视及其旗下文韬和武略两只基金,历史股东中也没有出现中弘汇金的身影。而中弘汇金如今也被列入了疑似失联的名单。

一道“疑似失联”的,还有深圳梧桐山影视版权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大股东为中视丰德影视版权代理有限公司(下称中视丰德)。据公开资料显示,中视丰德是以电视剧版权运营为主业的公司,今年上半年才联合出品了由王千源主演的电视剧《猴票》,在安徽卫视和PP视频播出。

还有一家——深圳市巨星龙创业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是投资了演出票务公司。

2012年,乐视网(1.690, 0.00, 0.00%)(维权)线上播映的电影《不是钱的事》的新媒体版权独家发行商——北京厚德雍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厚德资本)也疑似失联了。据天眼查显示,厚德资本副董事长李竹,是水木清华校友种子基金创始合伙人、清华校友TMT协会会长、悠视网创始人。董事殷秩松也是清华校友,1991年保送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就读。另一名董事祝晓成则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MBA毕业,为臻云创投创始人、英诺创业圈合伙人,北京云视天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有了“清华”,“北大”也没幸免。疑似失联名单中,一家名为“北京中投信成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机构,据天眼查数据,其现已改名为北京青鸟基石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7月,北京大学旗下的北京青鸟安全系统科技有限公司和福建北大青鸟投资有限公司入主成为大股东。

“浙大”也来刷了一波“存在感”。浙江鼎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称鼎浩投资),公开资料显示,鼎浩投资是由浙大EMBA校友和一批海内外资深的金融专业人士共同组成的股权投资管理公司。

失联名单中的机构,更多还是专业机构。

杭州不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为李祝捷,著名天使投资人,曾为真格基金合伙人。投资案例包括水滴互助、衣乐仓、小鹿情感、找钢网等。不惑投资公开投资事件有47例,今年以来有4例,7月1日才投资了一个智能写作软件——笔神作文。

深圳市民银资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去年年底投资了你我您社区购(A+轮)1亿元人民币,今年2月与高瓴资本、晨兴资本、线性资本、韩国SK集团等参与了地平线机器人(15.710, 0.02, 0.13%)的B轮融资,B轮总融资金额为6亿美元。

北京睿信长盈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睿信长盈)则是换了负责人之后就慢慢销声匿迹了。睿信长盈2015年投资了人工智能企业——深拓智能,以及电子商务交易服务平台——嗨企货仓。当年,前董事长刘刚在“2015(第十五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上称,“我认为互联网估值已经很高了,所以这个行业现在是有点可怕。”而据恩施日报,去年4月8日,刘刚还与当代集团董事、执行总裁王叶毅一同到恩施当地考察。然而今年1月,刘刚就退出了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刘安林。

纽交所上市企业——钜派投资也被牵扯到了这张疑似失联名单中。北京大千永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大千永泰),由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钜登投资)全资控股。钜登投资的参股人之一,也是其创始人的胡天翔,曾是上海钜派投资创始人及董事长,2017年离开钜派投资。今年1月,钜登投资改名,之前的名称为“上海苏翔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今年4月,钜登投资在一些媒体网站上发布了通稿,为品牌升级做宣传。随后5月,钜派投资发出申明称,与钜登投资没有任何关系。申明中还称,对于恶意冒用钜派投而资名义进行虚假宣传的行为,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此外,钜派投资提醒投资者注意识别,防止合法权益收到侵害。

还有前海宏润股权投资(深圳)有限公司,2018年才参与了快狗速运的D轮融资。快狗速运是一个货运物流平台,对接司机和用户两端。而据公开资料显示,阿里巴巴参与了其B、C轮的融资。D轮与宏润资本一起的,还有58同城和菜鸟物流等。

这81家疑似失联的机构中,除了上述几家上市公司外,还出现了其他上市公司和新三板挂牌企业的身影。

国宏汇金管理顾问(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国宏汇金),对外投资了4家企业,其中两家为新三板挂牌企业。一家是正益移动(835032),国宏汇金持有其4.68%的股份;另一家是ST网格(网格天地,871086),国宏汇金持股3.68%。

上海境泽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上海境泽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境泽基金)的股东,而境泽基金投资了科雷斯普(833333)和春风物流(835280)两家新三板企业。

南京安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基金,持有上市公司ST天润(1.770,0.06, 3.51%)(维权)(002113.SZ)和紫天科技(16.340, 0.07, 0.43%)(300280.SZ),以及新三板公司安科运达(838879)和贝斯美(837938)的股份。

杭州冠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基金,则是持股*ST中捷(1.700, 0.02,1.19%)(002021.SZ)。

此外,疑似失联机构中还有2家均与曾经风光一时的中科创有关联,分别是深圳市威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威廉资本)和深圳前海策马奔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策马奔腾)。

威廉资本投资了多家中科创旗下基金,还是中科创资本的基金管理人之一。而前海策马奔腾的大股东梅德钊曾是中科创集团的执行总裁,2016年年底辞职。但据天眼查显示,其目前还是中科创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总经理,以及中科创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2019年7月15日,前海策马奔腾才变更了工商登记信息,将公司名改为“深圳市营信贸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也从“投资管理、受托管理股权投资基金”变更为“计算机软硬件的研发与销售;网络技术开发等”。

私募失联因哪般?

据中基协信息显示,自2015年11月23日发布第一批失联私募机构名单以来,截至目前,已有776家机构确定失联,其中303家已被注销登记。

上述81家疑似失联的私募机构,绝大多数也已被列为异常机构。异常原因包括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等。

按照规定,中基协在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报送平台中登记的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无法与私募机构取得有效联系时,可将这些机构列入疑似失联的名单。根据相关规定,疑似失联名单公示后5个工作日内仍未与中基协联系的私募机构,将被认定为失联机构。协会认定后,将在官方网站“私募基金管理人分类公示-诚信信息-失联机构”栏目中予以公示,同时在该私募基金管理人“机构诚信信息”栏目中予以标示。公示满三个月此间未主动联系协会并提供有效证明材料的私募,中基协将注销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

对于今年以来的私募机构“失联潮”现象,华南地区的一名私募机构人士表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失联私募。

该人士告诉时代财经,私募失联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暂时性失联,比如变更了办公地址、电话或者相关负责人等,还来不及向协会通报。这种情况下如果在协会规定的期限内与协会恢复联系,可以取消‘疑似失联’的状态”。

还有,“市场不景气导致一些私募面临兑付危机,或者一些私募此前存在非法集资的问题,那么这些机构可能会选择主动失联,也就是大家说的‘跑路了’。去年整体市场行情并不好,可能当时这些机构还勉强能应付,但若情况持续没有好转,影响传导至今年,很容易就‘崩盘’了。”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机构本身没有业务在运营了,管理的基金也都清算了,那可能就忽视了跟协会的联系。”

附81家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名单:

(文章时代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