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陈一扁今年已突破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规模空前的情况下,一些地方财政收入的减少甚至可能影响到一些地方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实。为解决这一问题,三年后,国务院再次着力调整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旨在稳定收入分配格局,缓解地方财政困难,支持地方实施减税降费。政策。10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实施较大幅度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的改革促进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核心内容如下:国内增值税第一大类保持中央与地方现有的“五年共享”,给地方政府一颗“定心丸”;地方增值税退税50%采用均衡负担机制。缓解部分地区的退税压力;退回消费税征收环节,稳步布局地方,增加地方财政收入。”在当前大规模减税降费的背景下,推出这一“方案”是非常及时和必要的。延续前一个增值税分担过渡期,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激发地方积极性,培育优势产业。一些地方将减轻增值税扣缴的退税负担,使新的扣缴退税减税政策更好地落地。首次将消费税作为中央税部分分配给地方,是地方税制建设的一次破冰之举。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增值税保持了1994年我国实施分税制改革的“五五分成”的稳定预期。根据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将中央税、地方税、中央与地方共有税进行了划分。营业税是地方税的主要税种,但为了避免企业重复征税,近年来营业税改为增值税。2017年,营业税正式取消,地方政府失去了主要税种。为确保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格局不变,2016年国务院下发文件,改变了中央和地方分享增值税的比例,即原来中央和地方分享增值税的比例为75%和25%,而不是中央与地方之间的50%,保证了地方现有财力,保持了中央与地方财力“五五”总体格局。但“五五”增值税分税只是23年的过渡政策。国务院将根据中央和地方事权划分改革和地方税制建设情况,研究是否适当调整。此后,有学术界专家建议,在部分中央税种分配给地方政府的前提下,降低地方增值税的比重。这种收入不稳定使地方政府官员更加担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地方政府行为。尽管如此,该计划仍将继续保持增值税收入“五五分成”的比例,即增值税的50%由中央分担,增值税的50%由地方按纳税额分担。

施正文认为,这次改革的原则是保持中央和地方财政结构不变。增值税占全国税收的40%。因此,短期内很难(实质上)调整,仍保持目前的分配比例,这将进一步稳定社会预期。今后,随着中央和地方分权分权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地方税制的完善,增值税的比重仍有望调整。财政部数据显示,去年国内增值税首次突破6万亿元。今年前8个月,全国增值税收入4490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7%。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范子英计算,今年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中央政府将承担8000亿元左右,地方政府将承担120亿元。因此,地方政府支持减税降费是政策能否“落地”的关键。目前,全国各地已开始实施税费减免政策。今年前7个月,全国新增减税降费13492亿元,预计全年将超过2万亿元。受收入下降影响,今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长速度相对较小。前8个月,地方财政收入仅比去年同期增长2.8%。10多个省份收入下降,这是非常罕见的。在各项减税降费政策中,各地近期开始退还符合相关条件的企业增值税预扣税。当增值税纳税人的现行销售税不足以弥补其进项税额时,差额称为预提税。2018年以前,我国没有退还增值税预扣税,而是让企业结转下期抵扣。这相当于预缴税金,占用了企业的现金流,不利于前期投资巨大的制造业和高新技术重资产企业。为缓解现金流压力,2018年,我国开始向部分先进制造业退还部分增值税。今年将试行增值税期末预扣税抵免退税制度。符合条件的纳税人,可以向主管税务机关申请增发预扣税退税。部分先进制造业企业已于9月份获得退税,10月份将有更多合规企业获得退税,这是对地方财政收入的又一大考验。此次调整和完善增值税扣缴、退税分担机制的目的,是通过加大退税力度,缓解部分地方财政压力。在“五五”期间保持中央与地方分担比例不变的前提下,增值税代扣代缴、退税地方分担比例(50%)由企业所在地总负担(50%)调整为前15%。其余35%暂由企业所在地缴纳,再由当地政府按上年度增值税的份额平均分配。代扣代缴增值税的部分将超过该部分。中央财政每月向企业所在地省级财政转移。范子英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增值税收入由中央分享50%,所以退税也应该各占50%。但问题是增值税是一种连锁税。有很多联系。增值税收入的许多环节仍在别处,但退税由退税企业承担。因此,在这一计划中采用平衡机制更为合理。石正文说,如果增值税扣缴、退税的分担机制不合理,地方财政又没有钱给企业退税,那么退税政策就不会落到实处。此次退税分担机制改革将更加公平,也将确保减税政策更好落地。此外,《规划》还要求,合理确定省级以下退税分担机制,有效缓解基层财政压力,这也要求省级政府承担更多的退税额度。在消费税部分分配给地方财政收入富裕地区,主要税种流失后,中央要求进一步完善地方税收制度。比如,2018年新开征的环境保护税将在当地征收,成为地方税。但是,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的行动将预期的消费税分配给地方政府。这一次,“方案”拉开了部分征收地方政府消费税的序幕。根据规划,按照完善地方税制改革的要求,在征管可控的前提下,将目前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消费税税目逐步转移到批发、零售环节,征集、扩大地方收入来源,引导地方税收征管。地方政府改善消费环境。其中,具体调整项目已充分论证,批准后稳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