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进入“防火墙”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将遵循金融控股公司本身不是风险代名词的规则。监管缺失导致监管真空,加速了金融控股公司野蛮成长的风险积累。除了从源头上严格市场准入,资金来源真实性也是《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的重点。专家认为,要确保金融监管公司能够得到严格监管,还必须支持金融监管体制改革。《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反馈截止时间已过一个多月,市场正等待《办法》正式出台。专家认为,在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的同时,如何进一步保持创新与稳定、长远发展与防范短期风险的平衡,仍值得探讨。《办法》出台前,金融控股公司被认为对两个以上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拥有实质性控制权,并持有多项金融牌照。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王迅介绍,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商业模式由分业经营向综合经营转变。在这一过程中,一些非金融企业通过发起、并购、参股等方式组建了金融控股公司,对多种金融机构进行投资和控制。金融控股公司本身并不是风险的代名词。监管缺位导致监管真空,加速了金融控制公司的风险积累,野蛮增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在缺乏健全的法律法规和有效的监管体系的情况下,金融控股公司的野蛮增长将加大金融体系的风险。例如,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与雷曼、贝尔斯登等单一投行相比,汇丰、花旗等综合性金融集团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但表现出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我国金融控股公司发展迅速,但积累的风险却给整个金融体系埋下了隐患。王迅表示,近年来,一些非金融企业投资的金融控股公司盲目扩张,一些高风险业务不受监管,风险隔离机制不完善,导致了金融风险的积累和暴露。特别是少数野蛮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着大量的潜在风险,如资本退出、回收、虚假注资、通过不正当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带来了跨机构、跨市场、跨行业的风险。

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我国金融控股公司存在四大风险:一是缺乏风险隔离机制,金融风险与行业风险相互传导;二是部分企业控制或利益关系复杂,具有较强的控制或利益关系。风险隐蔽性;三是缺乏整体资本约束,部分集团缺乏抵御风险的实物资本;四是部分企业。

不当干预金融机构经营,利用关联交易暗中传递利益,损害金融机构和投资者权益。许可经营是控制四大风险的源头,是《办法》出台后亟待解决的核心问题。王迅表示,《办法》明确了监管范围,加强了对金融控股公司在市场准入、资金真实性、关联交易、公司治理和风险隔离等方面的监管。对规范金融控股公司发展,有效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具有积极意义。在市场准入方面,《办法》明确,拥有两类以上金融机构和一定投资控股规模的企业集团,应当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由中国人民银行依法监管。这意味着金融控股公司必须获得许可。在其成立之时,必须达到一定的“门槛”,这是其未来稳定运行的前提。这也符合国际惯例。比如,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对金融控股公司都有专门的立法,明确要求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市场准入监管。除了从源头上严格市场准入,资金来源的真实性也是监管的重点。近年来,一些企业通过不同层次的控股和交叉持股金融机构,投资债务资金,提升整体杠杆率,操纵空壳公司虚假注资和循环注资,导致整个集团缺乏抵御风险的真实资本。因此,新规定明确,金融控股公司是专门从事金融机构股权投资和管理的企业,不应从事非金融业务,从而严格将金融业与产业界隔离开来,有效防范风险交叉传染。同时,金融控股公司资金来源监管强调真实性,要求资金来源真实可靠。金融控股公司股东应当以自有合法资金向金融控股公司投资。王迅认为,在统一监管标准的基础上,这些措施也体现了监管政策的灵活性和灵活性,以及储备空间和过渡期对金融持股公司健康健康发展的影响。初步来看,这一做法较好地平衡了稳定与发展的目标,总体上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蚂蚁金服对《经济日报》记者表示,蚂蚁金服已经成立了独立的团队,研究金融控股公司做法的要求,并积极参与征求意见。王迅还表示,金融控股公司的快速发展,不仅有利于满足各类企业和消费者多样化的金融服务需求,也有利于金融企业通过协同实现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增强我国金融业的国际竞争力。目前,我国金融科技已走在世界前列。在加强对财务控制公司监管的同时,如何保持创新与稳定的平衡,从而控制短期风险,又着眼于长期,不以牺牲财务效率和竞争力为代价,仍值得进一步探讨。此外,在确定监管边界、资本充足率、流动性风险和关联交易等监管指标时,还应充分考虑金融控制公司的具体情况。专家认为,要确保金融监管公司得到严格监管,还必须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办法》出台前,对金融机构发起设立的金融控制公司,按照分业监管的原则,实行集团级监管。但是,其他类型的财务控制公司均由监管机构按照分业监管的原则进行监管,而集团层面没有统一的监管机构,因此很难发现集团内部的风险转移、扩张和向外传导。在行业监管模式下,我国同一行业不同行业、不同地区的监管标准存在差异。少数财务控制公司,特别是非金融企业投资的公司,其子公司涉及实体企业和许多金融行业。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整体利益,他们将利用现行监管模式下的监管差距或不同子公司监管规则的差异进行套利,最终导致资产和风险向最宽松的地区或地区转移。在王迅看来,《办法》明确了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主体,填补了监管空白。《办法》明确,中国境内非金融企业和自然人实际控制的金融控股公司,由中国人民银行监管。同时,统一监管标准,强调持续、深入的监管,对防范和控制少数金融控制公司的监管套利行为起到了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