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罪恶在街上猖獗,人民的自由在洪水中泛滥。我们深爱的家怎么样了?暴徒的暴力是极其凶恶的,而且犯罪的道路越长,社会上一些人所容忍的时间就越长。从现在开始的砖头到银行,从街头的警察到所谓的“闪光”在各个地区,从破坏公共设施“死东西”到滥用私刑和打击公众,背后的加重歹徒,煽动的暴动和暴动派是邪恶的。暴力不停,法治不明确;法治不明确,暴力难以制止。人们看到的是,非法暴力已经持续了近4个月。警方逮捕的2000人中,大部分是保释的。人们认为,如果被起诉的暴徒受到法律的严惩,会不会有那么多年轻学生被鼓励走上危险的道路?法国当局何时会回应公众的期望,与SAR政府一起努力遏制悬崖的下落趋势?在巢的下面有蛋吗?香港是家,七百五十万香港人是命运的共同体。暴徒们一次又一次地触及底线,最终他们会触及每一个领域,摧毁每一个领域。

一些反对派大律师在媒体上公开声明,法律不一定代表正义,不能对法律抱有幻想。早些时候,他们组织了大量的人来到法庭前辱骂被起诉的暴徒,并向他们展示自己的眼睛。有没有可能指望没有底线的暴徒在法治面前鞠躬?在所有对社会秩序的冲击之后,司法机关应该维护法律尊严的尊严吗?本月8日,咬警察手指的暴徒将受到审判。暴徒的审判日来得太晚了。

人们不希望审判被高举着轻轻地放下。司法机关有制止暴力的手段,有恢复秩序的责任。让四个月的暴行得到正义的审判,让公众在法庭上发出怒视,让秩序恢复,安宁回归,司法机关可以做到,应该做到。暴民已经发动了一场反法治的战争。警察执法严格,司法严格。他们给了他们沉重的打击。他们能保证每个人的安全。为了保护香港,司法公正是不可缺失的。如果责难是不恰当的,它就在中心。“司法机构需要理解这个简单的事实。它是关于司法的未来和司法本身的生存和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