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喜欢这句佛家偈语: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水是水,月是月,因了月光的照射,水中有了月,月在水中.但,水中的月,不是月,只是水的幻象;月在水中,是水的反射.何等开阔的境界,每当想起这句话,心里的一切烦恼皆烟消云散。

相传印度阿育王治斋延请天下僧道,众人皆已来过,唯独平炉尊者延至日落黄昏之时。王乃问道:缘何你来得这样迟?平炉回答:我赴了天下人的筵席。阿育王奇道:一人如何赴得天下筵席?尊者言:这你就不知了!遂作偈:

千山同一月,万户尽皆春。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禅宗有很多精妙的小故事流传于世,譬如“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不使落尘埃。”与“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落尘埃。”的典故。其实,禅宗中所讲求的“顿悟”,正是佛家不拘泥于固定模式,希求人性中佛性回归的最好体现。

江里有水,自然就会映出天上的月亮,万里无云自然就有万里的蓝天。想让江中有月,重要的不是追求天上的月亮,而是要使江中有水,若要万里无云,关键不在天,而在于去除自己心中的云,心中无云自然是万里晴空。

风吹幡动,一僧说幡在动,一僧说风在动。六祖慧能上前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风吹幡动,实际上不离风,不离幡,不离心。但是心不动,心无旁骛,就看不见风吹幡动。我们常讲“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平”,于闹市喧嚣之中仍能安安静静地看书自然是心未动。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佛性,在若有若无之间;世事,在虚实两界徘徊.如是,月也罢,水也罢,梦也罢,愁也罢,到了佛家那里,偈语曰:一切水印一月,一月印一切水。何等的境界!